期數:第71期 發行日期:2011-10-03
 【學務訊息】
- 99學年度優良導師經驗分享(一) 企管系黃北豪老師
- 99學年度優良導師經驗分享(二) 劇藝系殷偉芳老師
- 100學年大一及碩博士新生心理測驗班級座談暨生理回饋演練
- 101級畢聯會第一次會議
- 電機系生涯興趣量表測驗活動
- 中山體育之光企管系駱威霖同學
 【活動看板】
- 「遇見自己」~生涯探索工作坊
- 「美味壓力烹飪教室」~研究生壓力因應團體
- 2011研發替代役企業徵才說明會暨就業博覽會
- 生涯興趣量表測驗活動
- 希望天使VS紅十字育幼院活動開始囉!
- 「領導力培育計畫」經費補助申請開始囉~
 【校園生活】
- 100學年度新生盃賽事公告
- 宿舍寢室查訪,敬請住宿同學配合
- 住宿同學請注意,宿舍注意事項提醒您
- 校外租屋同學看過來,賃居服務訪視關心您
- 尚未完成新生體檢的同學請注意
- 10月份醫師診療時間表,健康中心診所照顧您
 【好康報報】
- 高雄市大專院校-親朋好友逗陣來活動開跑,揪團就送禮券喔!
- 「泳起來!專案-家庭學習日」
 99學年度優良導師經驗分享(一) 企管系黃北豪老師
在中山的20年師生情
  導師:顧名思義也就是指導學生的老師。 
   來到中山快二十年,以往都是班級導師,每年都會與另外一位老師共同帶領一班同學。最近這三年由於管理學院大一大二不分系的關係,不再以班級而是以各組為原則,各自找老師帶領,我是教會計相關課程的老師,也就順理成章的帶領會計組同學做了他們的導師,不過,我對所有的同學其實態度都是一樣,並不侷限於我自己的導生而已。
  在我的眼中,每位同學都有完整獨立的人格,並不會因為他的成績好壞、年齡大小、談吐習慣等而有所差異,我以平等的態度、尊重的精神、同理心的關懷與同學互動,藉助課堂學習、課後輔導、聚餐活動等機會告訴同學,聞道固有先後,術業亦有專攻,但相互尊重是最重要的基礎,特別是一些學習有困難的同學也因我的身教言教進而肯定自己,並改善學習成效。
  帶領會計組的同學時,我積極建議同學組成讀書會,希望同學透過讀書會能養成習慣讀書、喜歡讀書、每日讀書,但光讀死書其實是無用的,還要求同學以一些實務上的問題做小組互動,訓練同學理性思考、獨立思考到批判思考,並於過程中訓練學生的溝通協調能力。我的理念其實很單純:我不在乎我的學生從那個學校來的,我在乎我的學生是如何從我這邊出去的!在
  會計的領域內有會計師證照的考試,我會鼓勵同學逐步的準備會計師的考試,因為目標明確,範圍清楚,同學準備起來其實不會過于空泛,但是要準備的東西確實很多,有些學生難免會有倦怠感,甚至會有無力感,我會循循善誘的從旁輔導,並以一些簡單易懂的概念鼓勵他們,例如我常說的,人生雖然短暫,但以平均壽命來看也有七八十年的長度,同學的年紀才二十多歲,如果拼三年就能賺到五十年不是一件很划得來的事?同學多受鼓舞,去年畢業的同學已有多位考上研究所,且會計師的考試也多通過過半的科目,我想,一方面是我深入淺出的比喻讓他們能持續堅持之外,亦是同學們有了明確的目標並藉助讀書會互相勉勵學習的結果。
  學校課業上的內容如果不持續努力的溫習多會因時間的流逝而淡忘,但學習的態度及學習的技巧卻會跟著人一輩子,我努力的就是讓我的學生能有終身學習的態度,並能持續不斷的改善自身學習的技巧,在漫長的人生道路上能走的更順遂!
《TOP ↑》
 99學年度優良導師經驗分享(二) 劇藝系殷偉芳老師
  我竟然會當選優良導師?
  我竟然會當選優良導師?回想起過去兩年和導生的相處,還挺不可思議的!所有應該會讓我無法當選的事情,我大概全都做了。
  第一件事情就是拒絕學生補點名的要求。會到國立中山大學來唸劇場藝術系的學生當中,喜歡看書的,少之又少。學生會乖乖來上個理論課,老師大概就應該要偷笑了吧?還記得我第一次給系上的學生上「西方劇場史」,上課時間已經到了,一個應該有五十人出席的大班課,只有大約五名學生出現,而且是吃早餐的吃早餐,嬉鬧的嬉鬧,發呆的發呆。等了半個小時,也不見人數增加多少。連續三節的課,快要接近尾聲的時候,才冒出十個左右,教室內總共出現不到一半的選課學生。下課後,遲到的學生立刻蜂擁而上,要求「補點名」,大部份的人是「遲到140分鐘」而已!當下我就回了學生一句:「那已經不叫遲到,叫曠課三節。」
   我一向準時上課,也準時下課:點名的時候必定是學生應該要在教室裡的時間範圍內,不到就是曠課。兩年前,當上新生的導師,對導生更是嚴格要求。為了從一年級就培養學生準時上、下課,上課時間一到就點名,點名時不到,就是該節曠課,不囉唆!
  第二件事情就是拒絕學生補交作業的要求。和學生約定好了某年、某月、某日、幾時…交作業,逾時不候!時間到了,停止收件;作業沒到,該項作業成績,零分計算。作業交了,未達標準,成績照樣不及格。不知道是為什麼,過去系上學生認為自己可以決定何時想交作業才交作業,無視作業的繳交時間是要和課程教學的進度配合;或者以為,既然作業都交了,無論是在作業裡寫了什麼,即使文不對題,該科成績就理所當然地,至少有個及格分數。到了期末,除了要在曠課學生遞過來,累積了一整學期的請假單上補簽,就是要面對成績不及格的學生,哭哭啼啼地要求給予補交,或是成績不及格,或是根本沒交的作業,然後無條件的給他一個六十分。我對於來硬抝著要成績的學生,也只有一句:「要哭,想擤鼻涕,老師的衛生紙,無論需要多少,免費提供;要分數,免談!」
  當了導師以後,成績的事情就從一開始和導生約法三章:對於要看考卷、看成績的學生,絕對歡迎!對於作業或考試成績有疑問,不知道那裡出錯,儘管質疑老師;學習過程出問題,找我找對策,但是對於確認無誤的成績,請坦然接受。被當了,想哭的學生,到我的研究室來拿衛生紙。(附記:每學期末的例行公事之ㄧ,就是買一整串十二包的舒潔面紙,提供需要的學生使用。)無論哭得再兇、再大聲,堅持絕對不會有例外,莫名奇妙地給學生加分的事情,請導生死心!
  系上大一和大二的基礎課程,有不少由我負責教授,大概每一個科目都會刷掉30~50%的學生;雖然說比起過去,幾乎刷掉導生的學長、姐們全班的情況相比,因為導生的合作,已經算是大有改善,但是畢竟人數依然相當可觀。
  第三件事情就是,遇到導生違反紀律,我第一個不寬容!當掉成績不及格的學生是一回事,成績好的學生若是違規,輕則少不了一頓罵,重則記過──所有導生一視同仁。曾經有導生對我竟然「捨得」處分某些特定的對象,本人或是旁人對我表示,針對導師的「冷酷」、「冷血」,簡直不敢置信,就因為我面對導生生活上的問題,不考慮成績,也無視平日師生的交情厚薄。其實,這只是因為個人對於在大學裡,身為一名導師的職責為何,一直都相信是:在專業上,要嚴格把關,尤其是對於親自教導導生、自己能夠全權處理的課程,絕對不能放水,培養良好的學習習慣,職場上的工作習慣,就從一年級開始。不過,更重要的是,導生當中隱藏的「未爆彈」(有的是太天真的孩子,可愛歸可愛,三不五時要出一點小狀況,有的是情緒不穩、人際關係出問題…),要僅可能地安全解除;萬一真的爆開了,把傷害減到最低,讓出狀況的孩子還有重新來過的機會。至於導生喜不喜歡我,我倒是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,所以也沒指望過導生會投票給我。就像我常常掛在嘴邊,跟導生說的:「你們最好統統都給我沒事!我們就皆大歡喜!」
《TOP ↑》